北地之光,阿拉斯加追光之旅

攝影師于Rum不遠萬里飛到美國阿拉斯加州,一路向北,只為追逐那道極光,一起來看他的圖文全記錄!

 

此次阿拉斯加極光之旅大致路線:

Anchorage-Seward-Anchorage-Copper Center-Valdez-Copper Center-Fairbanks-Cold foot-Prudhoe Bay-Cold foot-Fairbanks-Healy-Anchorage

 

隨著近24小時的飛行,我的航班降落在安克雷奇國際機場(Ted Stevens Anchorage International Airport)已是當地時間的淩晨時分,出了機場迎接我的便是小雨。由於抵達時間已是半夜,所以就選擇了在機場附近休息,便於第二天在機場提車。

 

由於天氣預報顯示未來幾日一直有雨,而天氣要到一周之後才會好轉,於是我便決定先沿著1號公路向南行進至Seward。選擇去Seward也是機緣巧合,因為恰巧天氣預報顯示南部地區天氣不錯。沿途的景色對初到阿拉斯加的我顯得都是那麼的吸引人。一路邊開邊拍,本不遠的路程花去了小半天,不過也收穫頗豐。

 

離開安克雷奇時天空中還陰雨綿綿,而快到Seward之時天已慢慢放晴。說起Seward,這裡是一個漁港小鎮,有著豐富的漁業資源,當然它也有著豐富的旅遊資源,有著廣袤的冰川,以及豐富的出海旅遊項目。由於我去的時候是10月初,不少旅遊項目已經結束,只有待到來年春季才又開始。

 

但是畢竟此行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極光,所以這些便顯得不那麼重要了。但是如果是以體驗阿拉斯加為目的的話,最好還是選擇在夏季前來。畢竟很多有趣的項目不能體驗還是蠻遺憾的。

 

入秋之後,日落時間也慢慢變早,我趁著夜色未至,于冰磧石之上,眺望著遠方。

 

不得不提的是在Seward坐船出海,在這裡出海看鯨魚並不需要在海中顛簸數個小時。離岸不久便可見到鯨魚,且在出海過程中還能見到太平洋板塊與北美板塊交界處的隆起,也是一種不可多得的體驗。

 

圖1 清晨時分的Seward漁港

 

在Seward短暫停留兩日之後,我決定朝北向著Fairbanks前進。只是我並未選擇最近的沿著3號公路經Denali國家公園北上,而是選擇了沿著1號公路向東北面走。因為我打算回來之時再走3號公路,這樣既避免了回頭路,也可以去體驗不同的風景,一舉兩得。

圖2 1號公路旁未知峽灣黃昏

 

離開Seward之後,一路沿著1號公路向東北行駛,第一天我到達了Copper Center,這是一個很小的鎮子,住宿只有B&B,大家可以在TripAdviser讓找到一些B&B的資訊,並用Yelp去訂或者根據聯繫方式直接打電話預定。Copper Center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是說到與它相鄰的Wrangell-St. Elias National Park相信不少人就會知道了。

圖3 沿1號公路而上路旁雄偉的雪山與茂密的森林

圖4 位於1號公路旁的冰川國家公園(Glacier National Park)

 

無奈天公不作美,在前去Wrangell-St. Elias國家公園的那天突降大雪,原本高聳的雪山也被雲所遮擋。所以在短暫停留之後,我又轉道前往了Valdez,同樣是一個海港小鎮,但是與Seward相比卻是另一番風情。

圖5 大雪之紛飛

圖6 阿拉斯加的公路同樣迷人,朝著雪山,沿著叢林,駛向遠方

圖7 雨停後,雲漸漸散開,雪山猶如水墨畫一般矗立於地平線

 

Valdez由於有一片濕地,所以在濕地的倒影下,四周的雪山猶如從水中生長而出,宛若一幅水墨畫。由於從Copper Center到Valdez只有一條路,需要走回頭路,如果不是時間十分充足則我覺得可以不用前往。當然,如果是想來尋訪魚市或者是來參加出海項目則另當別論。

 

次日一早,天還沒亮就已經爬起床了,要朝著Fairbanks前進,可是有一大段路要走呢。剛離開Copper Center時,從後視鏡裡見到遠處的天空慢慢變紅了,心想今天應該是要開晴了。殊不知越往北走天氣越糟糕,約莫開了一百多英里之後天空中乾脆飄起了鵝毛大雪,路面結冰為車輛的行進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只得小心翼翼地朝著Fairbanks前進。

圖8 大雪覆蓋了公路

 

在經過一天的艱難跋涉之後,終於抵達了Fairbanks,阿拉斯加北部最大城市,也是進入道爾頓公路(Dalton Highway)之前的最後補給點。由於道爾頓公路屬於特殊路段,所以一般租車公司的車輛在這一段駕駛是不含保險的。所以我也在此特地將車輛換成了專供此路段使用的特殊車輛,這類特殊車輛的租賃可以在Fairbanks的機場附近的租車公司租到。

 

同時由於道爾頓公路全程沒有電話訊號覆蓋,所以每一輛行駛在道爾頓公路上的車輛都是配備無線電電臺進行通訊的,這些都使得特殊車輛在此公路上顯得尤為重要。

 

道爾頓公路是阿拉斯加州的11號公路,長414英里(約合666公里),幾乎所有路段都沒有進行鋪築,路面上到處都是礫石,被稱為世界十大死亡公路之一。這樣具有誘惑力的公路對於我這樣的自駕狂熱者而言是絕對不可錯過的。再者,為了極光,走道爾頓公路也是十分值得的。

 

初上道爾頓公路的第一天,天氣依然不好,大雪紛飛,能見度很低,低到只能依稀分辨路的兩側。在這樣的荒野公路上行駛,心情即緊張,又激動。

圖9 被大雪覆蓋了的路邊停靠區

 

大雪之中的道爾頓公路宛若仙境,使人入迷。正常夏季進入道爾頓公路的話,在Yukon River Camp的地方是可以有住宿以及燃油補給的,然而進入10月之後,這個補給點是會關閉的。這也就意味著10月之後的道爾頓公路只有Cold foot camp和Dead Horse這兩個地方有補給,然而一般租賃的特種車輛由於輪胎經過特殊改裝,所以油耗較普通車款會高。建議大家在租車的地方備一桶備用油。

 

按照天氣預報,抵達Cold foot camp的時候天本應該已經開晴,然而天氣這事兒,終歸是變化無常的。日落前整個營地依然被烏雲所覆蓋,不過經過各種天氣軟體的查證之後,確認南方天氣晴好,其實當時心中是萬千崩潰的。無奈對於極光的強烈渴望,心一橫,趁著天邊夕陽尚在,開著車又上路了。

 

不過運氣還算不錯,開出去不到50英里,天空漸漸晴開,天邊也開始泛出綠光,起初我還不確定是否是極光,直到用相機一試,才發現北方之光已經開始在天空中翩翩起舞。當時心中那激動,簡直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

 

開了沒有多遠就見到天空中裂開了一個大口子,而巧得是極光也在這個裂口中舞動,話不多說,趕緊停車開拍。

所謂好事成雙,就在停車的地方不遠處就有一個小水塘,這可是為拍攝提供了極大的便利。絢爛的極光在天空中舞動中,宛若精靈,讓人陶醉,也讓人忘我。

 

一直守在水潭邊拍攝延時直到極光漸漸暗淡,本以為當晚的極光之行也就此結束,邊收拾裝備上車準備往北朝營地趕。不曾想開車到半路時,一到極光橫臥於天際,又正好好運到路邊有一個可以停車的地方,二話不說,繼續停下來拍攝。

此刻,這北地之光宛若通往天堂的道路,照亮了前行的方向。

 

第一晚的拍攝算是圓滿完成,當時心中甚是歡喜,感覺就像孩子得到了自己心儀已久的玩具那般開心。誰知第二天夜裡才是正宗的極光之夜,那等視覺享受不知此生是否還有機會再次體驗。

 

第二日的追光相比第一日並沒有那麼順利,一路朝北行進,始終穿不出雲層,行駛了約莫100英里,才看見極光掛在空中,我停車剛拍攝一張後就聽見了一聲狼嚎,隨後整個山谷可謂鬼哭狼嚎,回蕩著上百隻狼的呼嘯,心想此地不宜久留,收了相機上車繼續向北,駛出森林地帶。現在回想起來還要感謝那群狼呼嘯,正是這樣才讓我決心跑到山頂,見到了壯觀到無與倫比的極光。

剛把車停穩,就見到了這漫天飛舞的極光,時而呈波浪狀,時而呈圈狀,時而又呈條帶狀,宛若一個個在天空中舞動的精靈。

霎那間,猶如天使展開雙翼,極光變的耀眼而絢麗,不但照亮了天際,也照亮了大地。那晚的極光是如此強烈,佈滿了整個天空,肉眼便能見到它們在空中快速舞動,變幻。

 

在道爾頓公路的幾天可謂是享受了一場極光盛宴。在將要離開阿拉斯加前的最後一夜,極光又為我帶來了一晚盛大的演出。在Fairbanks換回了正常的車之後,我向南朝著Denali國家公園前行。當晚在一個叫Healy的小鎮的湖畔旅店住宿,將近午夜時分,在平靜的湖邊,極光在萬籟俱靜的午夜又為我上演了一場絢爛的演出。

此刻的世界,寂靜無聲,只剩下漫天飛舞的極光與靜靜聆聽的湖水。

北地之光在小屋上方放肆的舞動,猶如天使在空中歡呼雀躍。

完美的極光之旅也需要一個完整的結束,在飛離阿拉斯加的夜裡,當我從睡夢中朦朧醒來,只見飛機舷窗外的天空泛著綠光,一路伴隨我飛躍極地,北方之光再見,我相信再會之日不會遙遠。

 

 

極光拍攝小貼士

 

極光的拍攝與一般的星野攝影拍攝雖然大體無異,但是在細微之處還是有著一些不同,如果不注意的話很容易導致所拍極光過曝。

 

1. 極光在爆發時亮度極高,所以不用太過擔心滿月的影響。

 

2. 極光拍攝曝光時間不宜過長,因為極光移動速度極快,曝光時間過長容易導致整個天空過曝且不剩任何極光的光軌跡。

 

3. 拍攝極光前可參考WeatherNow以及Aurora Fcst這兩個軟體,前者便於即時瞭解所在地天氣情況,後者則是可以即時查看所在地區極光爆發情況。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美國國家旅遊局版權所有,未經同意擅自轉載,必將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