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西南部的岩石之旅

新墨西哥州,西南部

 

我這次在新墨西哥州西北部的旅程可謂是 “岩石”主題的——在峽谷中徒步,在懸崖上和石林中拍照,還觀賞了岩畫。一路上,那些橙色的峽谷壁、紅色的岩石台地和帶狀的山隘,真是讓我歎爲觀止。

 

我站的地方海拔很高,卻沒敢好好環顧一下周圍的沙漠全景。而且,當時我的手冷得不行,萬一手凍僵抓不住繩索,從這塊灰色巨石上掉下去就糟了。但轉念一想,就算真攀不住了也不要緊,我的導遊Amanda正牢牢抓住我的繩索呢。

 

 

 

在蒙特摩爾(Mentmore)攀岩

 

地點:新墨西哥州的蓋洛普(Gallup)西部

 

 

我放開雙手,從岩壁上蕩開,嘴巴對著雙手呵氣。當我擡頭一看,頓時感覺肯定爬不上去了——上方突起的天然岩點實在太小、太稀疏了。

 

“嘿,你爬到哪裏了?”我向Amanda喊道,暗暗希望我們的差距不大,這樣如果我現在放棄的話,不會顯得太丟人。 “我已經在上面照了張自拍了。”她大聲地回答我。

 

 

我驚出了一身冷汗,只好擦擦雙手,抓住了一個僅有四分之一英寸的突起處,萬幸它撐住了我的體重,讓我可以將一只腳插進一道極小的縫隙之間,以此借力,在腎上腺素的作用下,朝著下個岩點進發。我在這面懸崖上又攀上了幾英寸,就找到一個可以放進三根指頭的小洞。這讓我有機會深吸一口氣,心裏默想著“我可以的”,然後繼續攀爬。隨著我爬得越來越高,寒風的影響也越來越小。

 

 

然後突然之間,我的上身就越過了崖頂。我做到了!我站在台地上,放眼望去。這裏是整個新墨西哥州裏,我最喜歡的觀景點。

 

希普羅克(Shiprock)

 

地點:新墨西哥州的希普羅克西南部

 

 

還沒等飛機降落,我就在空中首度欣賞到了這塊紅色巨岩的奇景。幾個小時後,我坐上了Amanda的白色吉普,沿著土路一路顛簸。巨石在我們眼中越來越近,越來越龐大。尤其是午後的陽光傾瀉在鮮豔橙色和紅色岩石上,那景象令人格外震撼。

 

我們駛上水牛車道(Buffalo Pass)追尋日落美景。盡管路面上有雪覆蓋,但這個季節堪稱完美。高處的草地上還有鹿在吃草,而我們目不轉睛地看著那落日的余晖投射到希普羅克上,將紅色的岩石染成深紫色。

 

謝伊峽谷(Canyon de Chelly)

 

地點:亞利桑那州的欽利(Chinle)東部

 

 

前往峽谷的路途需要跨越州界,但我們始終都處于橫跨新墨西哥州和亞利桑那州高原地帶的納瓦霍部落(Navajo Nation)範圍之內。

 

來到大峽谷的遊客必須有一個納瓦霍導遊的陪同,而這些導遊的服務也的確物超所值。我們的導遊Calvin帶著我們穿越樹木叢生的峽谷,這裏的樹葉正在轉變爲跟石壁一般的橙色。我們不時發出驚呼,常常停下來拍照。在我們忙著的空擋,Calvin講起了他在孩提時在峽谷內四處探索的奇聞異事。

 

比如,在納瓦霍文化中,剝皮行者是一種能夠變身成動物的人。在遠古時期,這可是一種非常理想的技能。但隨著時代發展,他們發生了異化,今天的剝皮行者已經成爲了納瓦霍傳說中最可怕的人物。

 

 

Calvin告訴我們,剝皮行者必須犧牲自己所愛的人才能獲得能力。同時,他們也會獲得詛咒人的能力,讓人患上只有具有神奇力量的“藥人”才能治愈的致命疾病。

 

埃爾莫羅國家公園(El Morro National Monument)

 

地點:新墨西哥州拉瑪(Ramah)東部

 

幾天後,我們前往埃爾莫羅欣賞了幾種不同類型的岩石藝術。在刻石(Inscription Rock)上既有來自古代的石刻,也有更近期的作品——外來征服者、聖菲小道(Santa Fe Trail)的開路先鋒以及鐵路工人,他們都在這裏刻上自己的名字。聖菲的創始人Don Juan Onate的簽名是其中最有名的一個。

 

 

快步走上埃爾莫羅之後,我們來到一個絕好的觀景點:紅色和白色相間的石林有如糖果杖的條紋,還在人口不到400人的牧場小鎮拉瑪(Ramah)看了一圈。

 

我和Amanda在徒步和登山的間歇盡情探索了一番:爬過了查科(Chaco)遺址、品嘗了綠色的智利芝士漢堡和納瓦霍玉米餅、在跳蚤市場上以貨易貨……

 

但整個旅途中,都有懸崖、峽谷、台地和山地相伴。具有冒險精神的你,一定不要錯過這裏。

 

 

撰文:Jenna Vandenberg


美國國家旅遊局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